0space

五点一刻。吃个苹果,片刻轻松。今天大风刮出好天气,韩剧的温暖感觉应此时景,且只存在于歌声中。

Farewell Beijing

是的。九年前我接到北京面试的通知,意料之外来到这座城市,经历一些事情。

要离开了,于是有很多回忆涌上心头。

Farewell Beijing,我离开了你。每天的车水马龙,人头攒动。你还将一如既往,吸收来自各地的人。这些人或多或少改变了这座城市的气质,而这种城市的气质也影响着在这里的人。来的理由各异,为了孩子,为了另一半,为了自己,或者,只是休息的一站。在狂欢的人群中,我不觉得只有自己是孤单的,而就算倒在不知道哪个人的家里之后,第二天醒来还是要面对升起的太阳,朝九晚五的工作,老板无休止的各种问题,等待着去解决。我想是夜晚那些时刻令人可以对抗白天的日常工作。否则,我真的不知道我在这里是干什么,只是单纯地不想回到老家,不想呆在家人身边,听着温暖但是絮叨的话语。这是我要的生活吗?我来不及思考,就投入到下一场战斗中。结婚,生孩子,房子,好像都跟我无关,我也不需要它们跟我有关系,尽管我还是渴望这份温情和稳定。生活可以改变一个人,实实在在地。

我要走了,隔壁的J,听说了以后,沉默,微笑,然后,眼眶湿润,但是不希望我察觉到,走开了。没想到J会这样,平时的我们总是偶尔讨论,我请教她的时候居多,总是在说笑。我看着自己把塞满的工作台一样样的整理,收拾,自己的名字卡拿下来。这个曾经战斗过的地方,好像这一刻跟我没有了关系。我不知道接下来要去哪里。

这个城市,我似乎也从来没有好好看过。朝九晚五,固定的路线,去放松的地方,好像就那么几个。那些景点,似乎也并不想去了解更多。

我记得之前每次从老家过完节回来北京,都觉得是回到了日常生活,只不是过是在另外一个城市而已。而现在呢,脱离了固定的每天的安排,我却手足无措。

离职手续简单明了,每个勾都打满,就是完成了。

租的房子也很容易找到续租的人。在这个城市,一切快速,简单,明了。

对了,我去了刚来时候工作的地方,那里已经变了模样。看着曾经走过的路,还有第一次去的小超市,但是,心境已经不同。经历,对每个人来说,只有一次而已。

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如何,就让一切自然发生。


巴黎是一个小妇人。

她裹着开司米儿的围巾,把腿盘坐着。嘿,我说,你来巴黎做什么?

随意的开头。

只是偶尔路过。

喂,你知道吗,街角那家书店,都是关于女性的,女权主义,还有关于你们中国的妇女问题。她开始激动起来。我却只是暗暗赞叹她胸口鲜艳的围巾,为她的圆领棉服顿时增色不少。

我说,我不知道这些,而且,我也不懂法文。

她耸耸肩,说,你应该去那里看一看。她指着那家看着十分不起眼的木门,金铜色的把手,暗色木纹的门。想必里面另有一番世界。这个城市到处都是抬眼的小惊喜。

我吐了口烟,说,嗯,在这里坐着就挺好的。我更享受这个城市,还有眼前的一切,来来往往的人群,阴沉湿润的空气。要不要来杯咖啡?


她的手摸着他的背,一手拿着温热的一听咖啡,听着他说对她的想念,她感到不真实,唏嘘,叹气,也只能是,叹气。

看到了巴黎的铁塔又如何,此刻景象不知道出现在脑海中多少次,真的实现了,也不过如此。

眼前的铁塔,在黑暗中闪现璀璨但不耀眼的光芒,旁边餐馆里温暖的灯光,热气腾腾的气氛。

或许比这个怀抱,寒夜中的此番景象更能温暖她的心。


三点一刻,我们寻寻觅觅,找到了那家在书上提到过的咖啡馆。藏在居民区里,只差一眼就能错过。
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,暗色灯光,深色家具,水晶灯,华丽的咖啡馆。
你们想要什么,帅气的店员,温暖的笑容。
我们也不知道。
赶时间吗?
不赶,就想来坐坐。我看着窗边被细细蕾丝包裹的窗帘,金铜色窗帘杆,恰到好处的长度,外面的阳光顿时变得柔和起来。
那就来这个咖啡吧,不同时刻和不同的温度有着不同的味道。
这么神奇?我们顿时来了兴趣。
他没有说错。略酸,醇厚,回甘。每隔一小段时间味道有变化。
我们告诉他我们喜欢这咖啡,他很开心,说我最喜欢这款,有时候喝咖啡就像品酒。问道,北京的咖啡馆多吗?
不少,租金不便宜,而且你这里只有三张桌子。
我有些朋友去那边开了咖啡馆,或许,我也能试试运气。
我不知道怎样回答他才好,因为我也不清楚。
不过,我想,就算能开,这样的气氛是否还会存在,安静的环境,放松的心情,随意的聊天。
存在在这片安静整洁居民区的街角咖啡馆,是白天想要暂时隐匿时的去处。
转身道别,回到日常生活,心中留下那时阳光,不断回想起来。

人,总有一死。
死前想要留下些什么,经历些什么,然后,闭眼,一切再无意义。
享受一切,哪怕是折磨,也要勇敢,并改变。

坐在飞机上,下面是大片大片的森林,蜿蜒小路在其中,点缀的红色屋顶很显眼,之前看到书上说是被称为千岛之国,此刻非常立体地出现在眼前。突然明白了为何他们和自然的距离如此的近。因为那就是他们生活的环境。大大小小的岛屿连接在一起,大部分被森林覆盖,或许因为身处极地附近,十分地静谧。

安慰

从二十几岁的忧伤,不自知,到三十岁的自省,仿佛一夜之间,我对世界的看法发生了改变。

再听几年前听的歌,想起那时候听歌的自己,还不知道未来会要如何。或者说,隐隐知道,却还没有发作。

朋友说她只有深夜才有机会梳理思绪,而我需要一种气氛,慢慢浸入其中,变成文字。

当一切安静,只有一盏灯光,和音乐,还有敲击键盘的声音。

我喜欢听live,有着歌手的话语,有着现场的空灵,还有回应。

看过,说孤独是通往思想深处的方式之一,我相信,但总是不太能体会。

我想,有时候,只有自己内心静下来,同时还清醒的时候,才能接近想到到达的感觉。白天的我,是将这些感官都收了起来,埋头在其它的事情上。

我开始渐渐明白自己是谁,要做什么,不要做什么。

是否是这些年来的经历让我慢慢认识到自己的呢?有种突然开了窍的感觉。

一场伟大的秀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。这是林宥嘉一场live里说的,现在我能体会到了,我在前行的时候,受人启发,也照亮过某些人。已经是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 

今夜大风

因努力而获得活力,从而完成了自己想要完成的事情。
不放弃,也不逃避。
面对,反而让我有了勇气。
走着走着,被身边的人和事激发,是一件幸福的事情。

👬

对话中的互相鼓励,看着她说要做一个向着阳光的人,很温暖。于是,微小的幸福,迸发出来,就是这不经意的小小感动,让人心情也明亮起来。睡一个好觉。